女足00后国门潘红艳:希望能竞争女足第二门将

9月初,中国女足结束美国拉练回国,从参加东亚杯到赴美拉练,“铿锵玫瑰”过去两个月的主要任务就是看问题、找差距、求提高。这期间,北京女足年轻门将潘红艳经历了职业生涯中太多的“第一次”:第一次入选国家队、第一次随国家队赴国外拉练、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在热身赛中出场……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,大潘说,自己对未来的目标更加明确了。

中国女足国家队5月14日公布了2022年第二期集训名单,在女超联赛中有亮眼表现的潘红艳入选,成为国家队的一名00后球员。得知入选国家队的第一时间,潘红艳的心情有些忐忑。自觉尚未达到国家队要求,她没想到能这么快受到征召。

国家队姐姐们的态度成了潘红艳消除紧张感的关键。作为队内年龄最小的队员,潘红艳很感谢姐姐们的日常关照,“我刚开始真的很紧张,国家队水平很高,大家都踢得非常好,我就怕自己表现不好,拖球队后腿,怕别人觉得我没有能力。但姐姐们对我都很照顾,平时也会鼓励我,有时候我因为训练表现不好而情绪低落,她们会跟我说:‘没事儿,你现在年龄还小,现在就是学习的过程。’”

从集训到出征东亚杯,再到赴美国拉练,潘红艳一直都在球队的名单里,她因此获得了极宝贵的学习机会。虽然在东亚杯并未出场,但潘红艳还是收获满满,“就是在场边看,也能学到很多东西,毕竟有时在场上只考虑怎么处理球,反而无法注意到全局的情况。”

新加入女足国家队的守门员教练区楚良教给了队员更多的学习方法,这让潘红艳受益匪浅。“区导经常给我们开总结会和学习会,给我们出课题,教给我们怎么通过视频分析对手,怎么和后卫配合。”大潘更看重教练“教给我们发现问题的方法”,这样可以在场上运用起来。

昔日国足门神鼓励中国女足的后辈们要更加勇敢和自信,去大胆尝试一些以前不敢做的动作,哪怕出错了,也可以通过这一过程在之后找到更适合自己的方式。区楚良的教导方式如同打开了新的一扇门,潘红艳在欣喜之余也很清醒,“走进门后能走多远,还要看我学会了多少。”

凭借在北京女足的出色表现,潘红艳迎来了去国家队“充电”的机会。 图/新华社

结束东亚杯征程后,中国女足7月27日由日本飞赴美国,正式开启海外拉练。在一个多月里,中国女足踢了11场热身赛,对手不仅包括美国大学队、次级联赛和大联盟球队,甚至还与男足青少年队对阵。主帅水庆霞让所有队员都获得了锻炼机会,潘红艳出战了其中3场比赛,也由此对中国女足与强队的差距有了直观认知。

强对抗、快节奏是潘红艳的最大感受,站在球队的最后一条线上,她可以看到队友有时在对抗中不占优势。让大潘难受的是在比赛中力不从心的时刻,“对手的一些射门,感觉是在门将能力范围内(可以扑出)的,但她们的球速与力量都和国内不同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(球入网)。”小姑娘坦言,在对手带来的强压下,自己的表现相对没那么好。

中国女足8月1日与美国第二级别联赛球队旧金山夜鹰进行了本次拉练的首场比赛,尽管“铿锵玫瑰”以6比2首战告捷,但对方门将的表现令大潘惊叹不已,“我们队那场比赛获得了很多机会,但对手的门将非常出色,她的能力水平、门前反应在我们女超联赛里应该也能排进前列。因为那支球队来自第二级别,所以当时我非常惊讶。”

女足欧洲杯让电视机前的中国女足姑娘看到了欧洲球队的强势进步,美国拉练则是一次真刀真枪的体验。

从国家队归来后,潘红艳有了更明确的学习目标,这对她来讲已是不小的进步。大潘有些赧然地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己以前是“不带脑子训练”那种类型的球员,“教练让啥我就干啥,不会想教练为什么这么要求,光知道听。”如今,大潘开始学会思考,会把教练的要求结合到训练中,目标明确地去练、去学,甚至对以往的自己有点气恼,“其实,一些问题之前就已经存在,早就可以提高,但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如何去解决,所以问题还摆在那里,依然需要解决。”

好在对于今年年底才满18岁的潘红艳来说,纠错时间还很充裕。年轻门将列出了需要提高的重点,“门前技术要保持稳定,不能有时候超神、有时候差劲。另外,我现在迫切需要提高的就是摘对手的传中高球,因为以前在青年队有一次出击接高球时肩部受伤,休养了4个多月,之后一直有阴影,面对高球都不敢出击了,这段时间才克服了一些。”克服心理障碍也得益于区楚良的教导,他告诉大潘,那只是一次意外,遭遇伤病并不是门将出击会遇到的必然情况,作为守门员,首先要敢做动作。

在中国女足回国结束隔离后,潘红艳得到了几天假期回家陪伴父母,现在假期已经结束,未来的目标也变得更加明确,“今年先把联赛踢好,在北京队保持好状态,继续往前走。”至于更长远一点的目标,大潘有些调皮地笑了,“我和姐姐们的差距还比较大,慢慢在国家队站住脚,然后争取跟欢姐(徐欢)拼一下二门(第二门将)的位置。”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